main page

乌有新赋

子虚隐逸于云梦泽畔,时吟作古风以徜徉。甲子孟春,子虚问讯挚友于临邛。
是时,乌有先生与友正讌饮畅谈。
寒暄罢,子虚问曰:「乌有先生近有新作乎?」
乌有先生曰:「有。」
曰:「可闻其详乎?」
对曰:「可。诗云:『日出扶桑,长行蹭蹬,朔风骤起,飞马翻腾,奇景虽然,无绪耽顧。
暮至桑榆,长亭小酌,一老踉跄,仓皇而至,问余其牛兮曾见?大风吹兮腾空!』」
聆毕,子虚曰:「无韵乎?」
乌有先生曰:「无。谓之新诗,多无韵也。」
子虚曰:「可知古训,韵则诗,無韵则文?」
乌有先生曰:「新诗不贵其韵而重其雋,之意境如何?」
子虚曰:「风,马,牛,相及弗易。」
乌有先生曰:「意象奇否?」
子虚曰:「奇。」
乌有先生曰:「诚然三益也,余必撰今日之言为赋。」
子虚曰:「愿知其名?」
乌有先生曰:「名为乌有新赋。」
子虚曰:「既有子虚赋;先生之赋何不名为乌有赋?」
乌有先生曰:「文韵则赋,不韵则新赋也。」

 

(渤滨乌有之作)

首页

Copyright 1999-2013 YWU, All rights reserved.  版權所有
Last modified: January 11, 2013
(see disclaime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