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in page

紅磚牆外:羅密歐與朱麗葉

 

第一幕

【第一場】 城中一個鄰里

一大早,鄰里兩個家族,不知是為了舊怨還是新懟,又吵起架來。

羅父出門問:是誰挑起爭端?傅侄,快說,你是不是一開始就去攪和?

傅歷回應:我經過那裡的時候,他們已經吵起來了。後來里長來勸架,才將兩班人分開。

羅母擔心趕來:羅密歐在哪兒?你今天有沒有碰見他?

傅歷:伯母,在太陽從東邊金窗覷望之前,我因心煩就到外面走走;
在西城榕樹下,我看到您的兒子。當我走向他時,他像是有所顧慮,悄悄躲入樹蔭裡。
最孤獨的時刻,常是煩憂的時刻;我將心比心,從我所適而勿擾他人,
於是怡然自在的避開那想迴避我的人。

羅父:他已經有好幾個早晨被人看到在那裡,淚乎浥朝露,嗟乎添愁雲。
可是當喜洋洋的太陽從東隅開始捲去姮娥所留下的朦朧帘幃時,
我這心事重重的兒子卻偷偷回到他自己房間,關窗閉牖,將日光鎖在遼遠。
這樣任意蕭索,後果必是灰暗與荒唐;除非有諍言能將肇因挪去。

傅歷:大伯,您知道原因嗎?

羅父:不知道,拎弗清他在想甚麼。我和許多朋友都和他談過,但他是他自己心事的顧問。
也許要等到他愁苦加增時說出心事,我們才能幫助他。

〈羅密歐從遠處走來〉

傅歷:看!他來也。
伯父伯母請先回;他若不拒我於千里,我會知道他為何憂愁。

羅父:也好,希望水落石出。
 夫人,我們走吧。

〈羅父羅母離去〉

傅歷:早安!堂弟。

羅密歐:還早嗎?

傅歷:才九點。

羅密歐:唉,漫長是、難過時辰。
剛才快快離去的是我父親嗎?

傅歷:是。何傷何悲能使羅密歐時辰如此漫長?

羅密歐:沒有那,若有,可使時辰飛如比翼鳥。

傅歷:戀愛?

羅密歐:不在--

傅歷:戀愛中?

羅密歐:不在她意中,反而她在我心上。

傅歷:不幸是,那愛情,遠而望之,那樣溫柔,近而察之,卻是這般冷澀。

羅密歐:不幸是,那愛情,仍在虛無縹緲中;盲目時,誰能明瞭愛情所之。
啊,多少怨情,但更多是愛情;啊,不能承受之輕!認真之虛浮!
錯誤將看似規矩之形鑄成混亂之狀!不康之健,不寐之寢;似是而非!
這愛情讓我有所感,但我感受不到愛情。你不覺得很好笑嗎?

傅歷:不,我只想哭。

羅密歐:好心人,哭甚麼?

傅歷:哭你被欺負的好心。

羅密歐:何為,這是愛情的過犯。
你為我憂傷,會使沉在我心底的憂愁更加沉重。
愛情是嘆息所凝成的一縷青煙;並像是難嚥的苦膽兼雋永的蜂蜜。
再會,我的堂兄。

傅歷:且慢,我跟你一起去。

羅密歐:何必,我是失路的人,一如斷雲無去處。

傅歷:告訴我,你所愛戀的人是誰?

羅密歐:唉,問一個無藥可救的人,一個枉然的問題。

傅歷:要我猜嗎?

羅密歐:你猜不到;丘比特的箭也射不中。
伊人明眸,善睞的,讓我忘了去哪裡;
伊人笑靨,巧巧的,讓我忘了在哪裡;
伊人遠影,輕別的,讓我忘不了那裡。

傅歷:她的心思,你能讀嗎?

羅密歐:她將未來交予她父母,自己遠離愛情。蜂媒蝶使,詎識猗猗秋蘭。

傅歷:聽我話,忘記去想她。

羅密歐:教我如何不去想。

傅歷:寬闊你的視野,天涯何處無芳草。

羅密歐:被愛情盲目的人,不會忘記眼睛最後所見。別了,你不能教我去忘記。

傅歷:難忘、難過,如棠如棣。我會繼續投資給那論點,除非我被債湮沒。

 

原著作者:莎士比亞

改編者:吳雲鶴

 

紅磚牆外:羅密歐與朱麗葉〈第一幕第二場〉

首頁

Copyright 1999-2014 YWU, All rights reserved.  版權所有
Last modified: September 03, 2014
(see disclaimer)